当前位置: 茂田门户网站 > 文化> 小农户Vs农场主,14亩玉米与2000亩水稻的考量

小农户Vs农场主,14亩玉米与2000亩水稻的考量

发布时间:2019-11-08 18:51:23 人气:3398

新京报(记者周怀宗)辽宁省盘锦市裕泰村。中午12点左右,66岁的李广灵开着三轮玉米棒子车回家。卸下玉米芯后,他又开车出去了。当他经过村里的商店时,李光玲停下来买了一些散装饼干、两瓶水,然后回到了地上。他的妻子仍在地下等着他。两个人拖着一把干玉米秸秆,坐在地板上开始吃午饭。

中午,66岁的李广灵坐在稻草上,吃着从村里商店买来的散装饼干。由《新京报》记者王赢拍摄

李光岭种植的14亩土地上长满了玉米。收获期间,玉米在地里被割下来,在阳光下晒干五六天。晒干后,玉米棒子被一个接一个地折断,装上子弹,送回家。在那之后,玉米秸秆被捆在一起,在冬天被拉回家做饭取暖。这一收获始于10月初,直到10月底才结束。

就在李光岭玉米田的对角线对面,一片200亩的水稻几乎要收割了。大米的主人是刘。他在周围共租了2000亩土地种植水稻。在机械化耕作的整个过程中,四台收割机是最后一批稻田,每台每天可收获30-40亩。一两天后,它们就被完全收获了。

他用古老的方式制作了它。

李光玲和他的妻子大约早上7点出门,晚上5点或6点回家。他们日出时工作,日落时休息。他们遵循家庭生产和人工种植的旧生产方法。使用这台机器的唯一时间是要求某人在春播前把土地翻过来并给它起垄。此外,14亩土地上的玉米生产由人工完成。

李光岭种植的14英亩土地都是玉米。由《新京报》记者王赢拍摄

这片土地约10亩,宽30-40米,长100多米,占李光岭14亩耕地的绝大部分。我以前种植温室蔬菜和哈密瓜,但后来我停止种植。这些年来,我一年到头都在种玉米。李光玲独自完成了所有的主要工作。

事实上,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是家里唯一的一个。

李光玲有两个儿子,他们都在城里工作,都有家庭。长子已经生了孩子。李光玲的妻子去城里帮忙照看孩子。这孩子刚刚结婚,没有孩子。暂时没有必要为此担心。

每年五一前后,李光岭都会要求驾驶农业机械的人帮忙翻土造垄。顺便说一句,他会把前一年留下的胡茬弄平。“对人们来说做这件事并不容易。这台机器非常简单。一次旅行后,残茬会变平,垄会形成。然后,用一个手持式播种机,我可以一天种三四亩地,四五天种十四亩地,”他说。

种植粮食不仅是春种秋收,也是播种前施基肥、中施追肥和施用农药。万一发生干旱,水应该用来抗旱。

李光玲开着三轮车,独自去田里,独自回家。他每年种植14亩玉米近六个月。直到秋收的最后一个月,他的妻子才回来收集。

他用机器耕地。

在玉米地的边缘,有一条4-5米宽的土路。一辆大汽车挤满了道路。路中间有深深的车辙。几辆货车穿过马路,停在不远处的稻田边。这是一片200多亩的稻田。第一天四辆收割机一起收割,第二天只剩下一辆了。

收割机没有驾驶舱。司机穿着厚衣服,戴着面具,站在一个小操作平台上。一站就是一天。成本是每亩70元,每天30-40亩。

收割机正在用手收割水稻。由《新京报》记者王赢拍摄

3米多宽的切割刀,很容易将大米卷进收割机,稻草被压碎并被举到身后的地面上,留下未剥皮的大米,用输送管将其倒入卡车。

卡车从粮库出来,装满后,直接拖到粮库,称重后入库。

大米的主人姓刘,不在他的村子里。七八年前,他在这里租了2000多亩土地种植水稻,这是最小的一块土地。

已经种植和收获了2000多亩水稻。刘师傅几乎不用自己做。他所要做的就是为这项工作付钱。即使卖粮食也不用太担心。随着规模的扩大,粮库的人自然会到田里收集粮食。

卡车从粮库出来,装满后,直接拖到粮库,称重后入库。由《新京报》记者王赢拍摄

刘师傅是专业种植者。2000多亩大米是他唯一的产业。水稻品种很好,因为地块位于盘锦,水稻产业成熟,基本上没有销售的顾虑。相对而言,气候条件、病虫害等因素对水稻生产有影响,这也是农业生产必须面对的现实。

无法估量的帐目

2019年春天经历了干旱,但多雨的夏秋或多或少弥补了缺水,粮食收成不错,但价格也下降了。刘世福说:“去年它的售价仍然是1.31元,今年只有1.2元,一公斤就便宜了1.0元。”。

刘师傅开了一个账户。除了开始平整土地的费用外,种植水稻的通常投入包括地租、种子、肥料、杀虫剂、雇用工人和机器的费用等。,大约是每亩1500元。“今年,一亩地可收近1,500斤,每斤米可分。几乎是1美元,额外的利润就是利润。如果价格低10美分,每亩收入将减少150美元,”他说。

隔壁,李广灵也收获颇丰。虽然他还没有称过重量,但他估计一英亩土地可以重达1200到1300斤。同样,价格比去年低了10多美分。去年的购买价格超过8美分,而今年的价格刚刚达到7美分。

李广灵说:“据估计,以目前的价格,14亩土地上的玉米可以卖到大约1.3万到1.4万元。”。

家庭生产也有成本核算。李光玲说,“春天,雇人造垄、买种子、化肥和杀虫剂大约需要4000元。剩下的1万元是今年的收入。”李光岭的计算不包括他自己将近半年的劳动力成本,这在小农生产模式中一直被忽视。

除了1万元的农业收入外,李光玲和他的妻子每个月都有120元的养老金,全年合计不到3000元,还有14亩土地的农业补贴,超过2000元。这些都是他们的收入。

“够了吗?”

"根据如何使用,收入低,支出低。"

午饭后,李光玲坐在稻草上。中午有点热。他的领口微微敞开,身上的碎片没有被抖掉。他一边聊天,一边结算账目。“年底时,有2000到3000人接触。其余的是日常必需品,如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工具。一万元农业费基本上就够了,”他说。

农业生产中一直存在着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刘世福和李光玲的计算是在正常年份进行的,但包括销售价格低于往年的事实,不包括自然的不确定性。

难以比较的两种型号

在李光玲的家里,他们的夫妻可能是最后一代农民。“不仅是我们的家庭,还有其他家庭。很少有年轻人简单地种植自己的土地。他们都出去工作了,以后不太可能再回农场了,”他说。

隔壁的刘师傅是另一种模式。大规模种植改变了生产方式,使低效的传统农业成为现代工业。农民已经成为农民,他们不再去田里,但可以比以前挣更多的收入。

在更广阔的土地上,像刘师傅这样的农民越来越成为农业生产的重要力量。根据农业和农村事务部最近公布的数据,“目前,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在全国范围内列出了近60万个家庭农场,有1.6亿亩土地在运营。”早在2014年,国家农业部就发布了《促进家庭农场发展指导方针》。2019年9月,中央农业厅、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等11个部门和单位联合发布了《家庭农场种植计划实施指南》。《意见》指出,要“加快培育”一大批规模适中、生产集约化、管理先进、效益明显的家庭农场。同时,《意见》要求“依法保护家庭农场土地经营权,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家庭农场社会化服务和家庭农场经营者培训体系”。

家庭农场式农业生产正成为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趋势之一。然而,像李光玲这样的传统农民要转变成农民并不容易。

“像他们那样租几千亩地种粮食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初始投资太高。如果我们租2000亩地,租500元一亩地,就是100万元。这将首先给予人民。我们还需要平整土地,购买种子、化肥、杀虫剂,并雇人……我们没有卖任何钱,但已经先投资了数百万,”李广灵说。“投资后,风险也很高。如果发生自然灾害,损失是无法承受的。”

李光玲觉得可能需要更多的年轻人从事农场耕作。“我们老了,务农是一种习惯,我们自己种植,这很舒服。如果我们想做,我们可以做一段时间。如果我们想休息,我们可以躺下休息一会儿。没有人负责。我们不太累。至于收入,我们可以用足够的钱来做,”他说。

小农和家庭农场不仅效率不同。

与家庭农场相比,小农户的生产效率明显较低,但这并不意味着小农户会被淘汰,因为真正的比较不仅仅是效率。

2019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联系的意见》,指出“目前和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小农户家庭经营将是我国农业的主要经营方式...在鼓励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的同时,要完善对小农的扶持政策,加强对小农的社会化服务,将小农纳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

事实上,像李光岭这样的小农也在逐渐从原来单纯的手工生产转变为部分依赖现代农业服务。将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农业服务使他们能够完成现代化改造,摆脱繁重的体力劳动和低效的生产方式。

当然,李光灵也有他自己的考虑,“自己种田不是人为的。如果所有的人都雇佣机器来种植,成本问题必须被考虑。目前,出售玉米的收入估计已经全部花光,所以什么也没有剩下。”

《关于促进小农与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联系的意见》还提出了促进小农转型的若干措施,包括“建立合作社”、“发展特色种植”、“加快托管服务”和“发展导向型模式”。然而,这些措施要取得成效还需要时间。

李光玲和他的妻子正坐在稻草上摘玉米。由《新京报》记者王赢拍摄

下午一点,休息过后,李光玲和妻子回到玉米垄,跪在稻草上。田野里每隔几米就有一个袋子。不用起床,碎玉米芯就可以扔进他们旁边的袋子里。

心胸开阔的天空很低,阳光恰到好处。金黄色的玉米正在逐渐填满袋子。远处的稻田里,收割机仍在轰鸣。收集大米的卡车刚刚装满,正在逐渐消失。

新京报记者周怀宗拍摄王赢

编辑唐铮校对卓伟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 幸运农场下载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